序章
月下狂想曲
        猩红色的铁锈味与腥臭彻底击溃了加菲尔的存在。与沉入水中的感觉完全不同。沉入血液后,全身被充满粘性的液体包裹,自由不再属于他,甚至连自己喘息而出的气泡,和头顶嘲讽着他的明月也已被遮蔽。——在与库尔伽之战的紧要关头,无法形容的血块将加菲尔吞噬。虽然一眼望去像是色欲原罪主教的它,实际已经成为了连是否还能被称作活着都无法确定的没有定形的诡异血块。蠕动的血液融合体这种令人费解的存在令连魔兽都算不上的亚兽、不能被称作生命的尸人在这座城市中横行。
        随便想一想这中的一种,奔走的血块根本不值一提。
        可问题出在加菲尔的现状——被血块吞噬夺去自由后即将窒息。味觉、视觉、嗅觉都已被血液腐蚀,听觉也因被困在血液当中同被剥夺无异。触觉也已失去方向。在无法依赖五感的当下,只能寄希望于第六感了。第六感,将其以第六种感觉这种概念教给他的,应该是昴吧。
        “——”
        杂念、杂念、杂念。——杂念充斥着加菲尔。
Back to Top